黄向京:从草原走向世界

HAYA乐团作品不完全是蒙古民族音乐,而是融合其他地方与现代音乐的元素,风格很当代,很世界。

五年前在北京朝阳798创意区闲逛,被一把远方的天籁之声给吸引,走进店内买了几个中国独立乐团的CD。原来“勾魂使者”为HAYA乐团和主唱黛靑塔娜。两张CD《寂静的天空》(2009年)和《迁徙》(2011)联同其他收录在公司电脑,不管曲目不在意歌词,一首连一首,百听不腻,是滴滴答答打稿的背景音乐之一。

很高兴本届华艺节第一次邀到HAYA乐团来新加坡,2月4日在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表演,现场演出远非CD可比,乐团整体爆发的能量非常震撼惊人!实在很久没享受那么高能量的氛围,真棒!

演出过半曲目耳熟能详,语言真的不重要,音乐跨越国界。来自内蒙古草原,2006年创立的HAYA(蒙语,意为“边缘”)乐团已经走向世界。去年乐团参加湖南卫视《我是歌手4》之后,知名度大大提高。

HAYA乐团作品不完全是蒙古民族音乐,而是融合其他地方与现代音乐的元素,风格很当代,很世界。情僧达赖喇嘛第六世作词,乐团作曲的《仓央嘉措》,黛青塔娜喃喃唱出“洁白的那仙鹤/翅膀借我一飞/不会远走高飞/理塘一转就回”,间中穿插当代诗歌民谣吟咏,古今交错。

乐团会质问:“在千百年的时间里/游牧的族群依水草而居/迁徙在地球上/像鹰一样自由/像草一样谦卑/像山一样沉默。他们在温带的草原上迁徙/从不留痕迹/是谁不满足/是什么唤醒毁灭的力量/我们将迁徙何方重获赐予的天堂/迁徙,这个世界因为残缺而充满希望”(《迁徙》)。

中国作曲家谭盾曾形容HAYA乐团:“听他们的音乐,你的身体就好像大地,血液就好像河流,眼睛就好像天空……他们在传统与现代之间追寻着来自灵魂的声音。他们对古老蒙古民族特有的马头琴、呼唛、长调与现代音乐的独到诠释,引起了艺术界的广泛关注。”

乐团每个成员独当一面,各自风采。长得出尘灵秀的蒙古族主唱黛青塔娜声音很干净,更辽阔,用歌声轻松地将我们的灵魂带到远方,高原草原湖泊。“在那风吹的草原/有我心上的人/风啊你轻轻吹/听他忧伤的歌/月亮啊你照亮他/火光啊你溫暖他”(《寂静的天空》)肥美的水草、清澈甘甜的水源、草原上的风、飞翔的鹰、蒙古包里的民歌,还有牧羊人与他心爱的姑娘,在在散发草原民族迁徙的浓厚气息。只有在现场,你才能感受到黛青塔娜奔放的舞蹈与台风如何增加气场。

问世间有几人能像蒙古族马头琴演奏家全胜,可以拉一曲马头琴拉上天去,魂魄随之升华,久久下不来、回不过神?琴弦如丝似扣,演绎细腻情深,耳旁仿佛有一阵草原的风温熙地拂过?这位乐团创办人与灵魂人物在演唱会上“寻人”,分享16岁来新加坡演出,遇到一位知音大哥哥,经其资助而后失联的故事真挚动人。

吉他手穆热阿勒一拉哈萨克族传统乐器“冬不拉”,乐器的特质与魅力尽显。还有吉他手陈希博清唱蒙古语歌曲,如同加场时的那首蒙古祝酒歌《酒颂》,听不懂但很喜欢,真想以酒助兴!呼唛手暨鼓手宝音、法籍贝斯手Eric Lattanzio也才气纵横。

他们的民族音乐是传统,也是当代。我们慢慢消失在歌的尽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华艺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