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尧: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圣诞节中午,我到朋友家陪他90多岁的母亲用午餐,虽然他们家有个很能干的帮佣照顾她,但是朋友还是不放心, 盼望他不在家的两个星期,我能抽空去看看他母亲。

日前收到友人来简讯,告知她在一位高龄的长辈家,陪伴老人家两天。不久友人又传来电邮:诸多感触,容后分享……

友人和我的祖辈、父母辈的家人都已陆续离世,近年来我们也免了照顾长辈们的责任。但是,我们身边还有年长的伯父伯母。有的是我们父母的朋友,有的是我们朋友的父母。

朋友90高龄的母亲,曾是学院的教授、学校的董事,教会的长老,备受众人的爱戴。本来生活非常活跃,忙碌,一直到两年前她身体开始衰弱后,才渐渐缓慢下来,深居简出,也谢绝访客。我相信很多人会跟我一样,如果有机会登门探访她,是荣幸、是乐趣,因为她精神奕奕,谈笑风生。

曾听友人略提过她陪伴的这位伯母,是她父母的朋友夫妇,虽然在国外住了好多年,她和丈夫退休后,选择回到新加坡,儿女们都在国外。他们丰衣足食,或许唯一的欠缺就是“人的陪伴”。

当人老了,身边同龄的人逐渐离去, 是最令人感到忧伤孤独的,这时,如果有家人围绕,或许还可稍得安慰,但是,很多时候事与愿违,养儿并不能“防老”,就算是有儿有女,他们也不一定会在身边。独居老人也就特别容易陷入凄凉的晚景。

最近有位八十多岁的朋友,办完移民手术,准备到美国与儿子过他的余生。他生于斯,长于斯,一生的事业在此,亲朋戚友都在此,如今他连根拔起。朋友当中庆贺他能与家人团聚的背后,更多是担忧他在新环境中的适应问题。关键是儿子不愿意回来,老人担心自己孤独终老。

孟子在描述他的理想社会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或许我们不能为这理想社会做出伟大的贡献,但是,在我们的小小圈子里,我们可以落实这个信念,陪陪我们的伯父、伯母,喝喝茶,聊聊天,为他们孤寂的时日添一点乐趣与温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