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红尘幽兰

造访达尼丁不知多少回,之前从未一游兰园——新西兰唯一的典型“苏州园林”。原因之一,周遭环境影响了我的兴致:试想与火车铁轨为邻,怎会有园林雅趣?之二,单看外观,兰园到底太小了。这一丁点地方,肚子里能容多少山山水水丘丘壑壑?于是往往心安理得绕道而过——虽然含王右军笔意的娟秀行楷“兰园”二字的确好几次拉住了我的视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