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急流勇退幸运儿

今天下午一位领导人自己说做完这届不做了,另外一位领导人就被国会弹劾不知道做不做得完本届。虽然不知道谁被动谁主动,每天长距离天文镜头的对焦,近距离闪光灯的闪映,狗仔队贴身的跟踪,街上一人一手机的“客串记者”,加上社交媒体对家人朋友的不断评论,现代名人真不好当。歌手许冠杰好多年前都已唱过“名成利就人人想拥有,留住这光辉,奋勇地退出这急流”。

不记得哪个朋友说生活过得很累,只想过些平稳的小日子,下班后去菜市场买些食料滚个汤炒个小菜一家人在嬉笑谈天中吃晚饭,晚饭后去公园散散步,有兴致的话还可以去吃碗芝麻糊或绿豆汤之类的糖水。

事实上生活在香港这个城市大多数是身不由己,上班不是想安稳就能安稳,想清心寡欲哪一年公司状况不好第一个裁的就是那些无欲无求的,炒鱿鱼的时间通常就是上有高堂下有两小最需要那份工作赚钱养家的时候。他唯一选择就是牺牲个人和家庭相处的时间尽力工作住上爬,务求在最短的时间累积最多的资源,像松鼠一样在秋天的时候把食物分散储存起来,等到冬天来临就能好好的躲在树洞里睡大觉,睡醒就起来把当年辛勤工作的库存挖出来慢慢剥。

这是每个人的梦想,不代表梦想会实现,这是香港的六合彩仍有其极重要造梦地位的原因。

就算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六合彩最终会有属于它的幸运儿,工作上的名成利就幸运儿就更多,但“人在那高峰,始终都不免跌后,求名逐利时常多争斗,尝尽圈中的欢笑泪流”。曾经在一家美资跨国企业上班,为了确保员工时时保持战斗力,从高级到基层,每年每个部门都要将人员以表现排行,最差的百分之十解雇,明年又重新请回一批新血补充。年复一年的淘汰赛,每年“担忧心神倦透”自己是否能成为留下的精英或幸运儿。

长年紧绷的橡胶圈总有拉断的一天,开始向往自由,500万美元年薪的谷歌首席财务官2015年在52岁壮年时和妻子在非洲山顶上的一席话,像佛学所说的突然悟了,毅然辞去全球会计师梦寐以求的工作,余生和妻子游山玩水去,名符其实的急流勇退。

从工作上“心灵互扣”,到狠心分手,知易行难,除了心口上有个勇字的傻劲,还需要那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传自香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