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陆拾陆

贰零壹柒年贰月拾捌日,我陆拾陆岁的生日,童年时没想到,自己比外婆还长寿,一转眼,已变成个老公公,多活几年,我就柒拾岁咯。

陆拾陆岁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自从父母在中峇鲁殖民地政府兴建的老家“制造”了我,妈妈在私人医院好不容易才生下我重达九磅八安士的肥胖躯体,我就开展喜怒哀乐的人生,经历许多意想不到的际遇,陆拾陆岁接近人生落幕,最近我开始考虑,如何善用最后的时光,让自己得到快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