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忆不可忘

薰衣草

旧福特车厂坐落在我住家公寓的大路边,步行过去大约只需十来分钟。自从2006年这座建筑列为国家古迹并设立资鉴馆以来,我偶尔会去走走看看,重温一下二战时英军在这里向日本侵略者投降的那段历史。每次来参观,冷冷清清几乎没遇见几个访客。

去年的2月15日,猛然想起当天是沦陷纪念日,便开车到林厝港郊野的莎琳汶海滩走一趟。这里是1942年2月8日日军乘船横渡柔佛海峡,发动攻势而登陆新加坡的地点。

曾经荆棘乱生红树林遍布的海岸,已经开出一道叫人人哀思凭吊的碎石小路,高耸苍劲的桃花心木树丛下,一本文物局设置的铜制历史大书,诉说着这里发生的登陆战和联军失守的始末。蓝天白云,海水美丽,但早已闻不到战火硝烟的气息。

那天从海边回来,我又跑到旧福特车厂,见大门深锁,闸门外的牌子说明即日起闭馆一年,以进行修复工程。我失望,却又充满期待。

一年容易。前不久又带了不同朋友去了几趟莎琳汶海岸,心想不久就可以重访福特。却没料到,等来的是一个令人羞怒的名字。经过一年修整,原来的旧福特车厂资鉴馆竟然改称为昭南展览馆!

虽说“昭南时代”这个名词是个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但对我们千千万万难以计数的受害同胞来说,这是个带有深重耻辱、令人勾起惨痛记忆的字眼。在客观陈述历史的同时,何不尊重民间感受?

所幸这个不当名称所引发的争议风波,很快就平息。部长不但宣布展馆改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还对无意间给人们造成的伤害致歉,这是十分罕见的。

这次展馆改名前后,我两度造访,适巧见证了命名的起落变化。展馆右侧林荫处,原先还辟设一方名为“昭南花园”的园圃,种植着木薯、甘蔗、木瓜、黄梨、番薯、芋头和椰树等作物,作为日据缺粮时期,人民种植形态的历史示范。后来重访,所有的“昭南”名词都一概去除,空留片片石壁,等待新名称的到来。

展馆外,一片草坡绿油油,坡地旁,成排九里香白花盛开,芬芳扑鼻。一抹抹幽香飘向天际,告慰着那无数牺牲烈士和受害老百姓的亡魂。追忆往事,我们还是无法原谅,更绝对不会遗忘!

一抹抹幽香,也将引来更多人,认清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罪行、记取历史的教训吗?长年以来被人忽视的这一处古迹,因改名风波而引起广泛关注,莫非先人在天有灵?

只是觉得,我们那些不谙英文的老一辈,来到这里依然会很失落,因为新的展馆里,所有说明文字他们都看不懂,除了英文,还是英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