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如果权贵都被强迫坐牢

想起你

坐牢当然是苦事。尽管发生过一些可悲情节,有人为了免费治疗,或为了有瓦遮头,不惜犯罪并主动被捕。但进过牢房的人都会说,这样的地方,千万别来,再穷再苦的空气亦是自由的,绝非监仓里的封闭所能比拟。

所以我们眼看楼起楼塌的权贵踏进牢房,哀矜毋喜,难免有沧海桑田式的悲凉。坐在牢里的第一个晚上,或许他们都会想到一句老套话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再多的着数亦不值得冒险贪取。

而如果当初早就明白坐牢之苦,甚至不止于明白而是曾经亲身体验,会否有助他们在贪念起时,自我控制,免绝后患?

最近看过一段视频,美国一名13岁少年,冲动鲁莽,打架偷窃,18岁的哥哥也坐过牢,担心弟弟步其后尘,于是跟校方商量,安排弟弟“扮演”囚犯,体验一天铁窗生涯。少年贪玩,同意了,换上囚衣,踏进牢房,被当作普通囚犯般对待,狱警和狱友事前当然也答应配合 role play,像对待其他新囚一样,凶他,对他大吼大叫,威胁把他殴打甚至鸡奸。少年初时还装英雄挺胸以对,但很快便变孙子,低头落泪,吓得屁滚尿流。

24小时过去了,少年步出监仓,胆战心惊,自此性情变得温顺,懂得对自己和别人的生活负起责任,只因一想到坐牢的代价,眼前一切忍耐和苦楚统统值得。

Role play 在临床心理学上是“行为治疗法”,常收奇效。戒烟屡屡失败? 有医生安排求助者到医院扮演肺癌患者,又插管又打针又吃药,左右床上都是真的肺癌病人,住了三天,感受到烟毒之苦,从此戒除。提醒未成年少女别滥交怀孕? 有学校安排少女学生到托儿所照顾婴儿,从喂奶到换尿布到抹屁股,统统要做,每两小时一次,做不到停手,让她们没法看手机没法讲电话没法打游戏。少女们吓怕了,谨慎管控自己的身体和男朋友的怪手,不再放肆乱来。

世上有那么许多事情,知道与体验是彻底不同之事,前者是理性上的知悉,像把杂物放在抽屉最深处,容易忘得一干二净;后者则是入骨入肉的注射,亦即所谓“切肤之痛”,痛苦铭印到血里,想忘,也忘不掉。

不知道世上是否有那么一些国家,把 role-play 纳入正规课程,中学生都要经历如此或如彼的行为治疗始能毕业? 甚至权贵亦要,掌权到某个岗位,即须模拟坐牢一天,既是提醒,亦是恐吓。

听来粗暴,却是有趣的想象,为了更大的人道,有时候,强迫小小地不人道,不见得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