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时间酿成的颜色

她离开尘世那天,是我们的年三十晚。大年初一早上收到消息,一点也没有违和感,毕竟是个我行我素的法国女子,远方的爱慕者送猴迎鸡与她毫不相干,况且活到89岁,当然有说走就走的特权,拉扯于“我在广岛什么都看见了”和“你在广岛什么都没有看见”之间超过半世纪,答案已经不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