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花的故事

22年前, 我写了一首与花有关的歌词,歌曲后来被香港歌手张学友唱得街知巷闻,成为经典,也为我的写词生涯奏上精彩的乐章。

这首歌,有点故事。那是一个微寒的夜晚,年轻的我在马来西亚的云顶,与几个大学同学共游。夜半,想起爱不到的人,心血来潮,写下了《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后将歌词转交给音乐人李伟菘,并建议在副歌部分的“你知不知道”引用一首旧歌《为什么春天要迟到》中的“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来丰富这首歌曲,因为两首歌词都用了同样的这几个字。

歌曲很快谱写出来,我们两个创作人超喜欢。歌曲后来被张学友的制作人欧丁玉相中,成为主打,那是我闯出海外的第一首歌词作品。但这首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香港方面决定先推出广东版的同名歌曲,找了香港写词人陈少琪填上广东词,歌曲一出即刻爆红,但完全没提到我是原创,也没付我版权。一气之下,我发律师信给唱片公司,几经转折才平息纠纷,得以正名(但由于歌曲先发布广东版,我的名字要不排在之后,身份从原创变成改写,要不与陈少琪并列,成为合创,好无奈)。

但故事仍未结束。我欲告人,别人也欲告我。《为什么春天要迟到》的写词人庄奴听到《花》歌中有“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十个字,而且这十个字的音乐旋律完全一样,于是也发了律师信给我们。

就这样,这首歌曲在爆红传唱之余,也在律师信中来来回回。虽然歌曲很红,版税很多,但都被一大票人共享了。

作为创作人我们因为《花》歌得了名,但没什么利,这是《我等到花儿也谢了》背后的故事。

张学友选唱这首歌之前的大约十年,我和他在新加坡见过一次面,那是31年前的1986年。当年刚刚红起来的他来新加坡宣传,我们是媒体与歌手的关系,没料到后来会有合作的机会。时光飞逝,转眼青春已逝,我们都老了,我还在当一个小记者,张学友成了歌神。

上个周末歌神在本地开唱,我才终于有机会再和他见面。我因为张学友的一句“啊,还好我这次有唱你的歌,其实我本人也比较喜欢国语版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而安慰,什么排名版税都不重要了。

我当面感谢张学友将这首歌唱成了经典,为我开拓了一片天,因为在一定的程度上,我的写词生涯是托了张学友的福,才有那么多年的丰收。自从《花》歌之后,与国外歌手的合作机会多了,从刘德华、郭富城、那英、梁咏琪、许茹芸、动力火车,到苏永康,若不是因为张学友“带红”了我,也不会有那么多机会。

谢谢张学友,若不是你,花不会开得那么盛,花不会谢得那么美,为我生命中一段最难忘的路程铺满了美丽的花瓣。

注:张学友上个周末的经典演唱会,是近期制作得最严谨的亚洲歌手演唱会,唱出了一代人的成长回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