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通柜

想起你

前高官收押,幸好惩教署早已全面采用X光检查新犯,否则部分传媒必又在“通柜”事宜上大做文章。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传媒有了固定的报道template,像打开powerpoint软件,有模板可用,只要谈及名人坐牢,几乎没有半次不提“通柜”,仿佛这项简单而又必需的程序有什么新闻意义可言。说穿了,不外是召唤读者的肉体想象,在脑海里编构那么一段细节,脱裤,弯腰,狱警戴上薄而白的手套……“通柜”变成一种可怖可厌的负面猎奇,背后其实是压抑了的homophobia。直到X光取而代之,此柜不通,始不再提。

相同的道理,亦是不知道打从何日开始,传媒一谈及名媛怀孕或产子,必提的是“谷奶”或“升cup”或“喂人奶”之类。母亲的一对乳房成为欲望风向,她欢天喜地迎接新生命的降临,传媒则引导读者欢天喜地关注她的奶事。再端庄的事情,到了当下香港,总会被集中到细微的关乎生殖器或肉体的枝节。香港是一条村落,村民遍地,总有办法在严肃纠缠的话题里找到饮食男女的嗜好满足。

所以前高官入狱或任何名人坐牢,第一餐到底吃了什么,以及平日被分配的是什么膳事,都可以成为新闻元素,不必然是A1的料,但也常常是,虽非头条,却会放置在主要版面的右或左下角,欠缺了即觉得不够“完整”。伙食欠佳是可怕的刑罚,读者不可不知,不该不知。

港式传媒是世俗的胜利,可爱而纯直,按照一贯的逻辑抓题材和炒新闻,常现诙谐的标题,宛如港式喜剧。譬如去年的“赢在子宫里”和“赢在射精前”,把生命成败描述成赌桌上或跑道上的竞赛,要赢,而且要以生殖器官作为起始,分秒必争也点滴必计,执输行头惨过败家,是彻底的广东精神,更是“香港仔精神”的具体范例。

相同道理的亦是“有楼有高潮”。活生生的民生议题,像来了一阵强风,一吹一扯便牵连到高潮低潮的情色话语,本来也有趣意,未几却变成批判与争论,再来是关乎艺人名气的推动炒作,饮食男女再度宣布胜利,成功造就热话,令沉闷的“土地问题”变成声色俱备的好菜式,大家看得高兴,骂得快乐。

香港人怕闷,所以连慈善捐款亦要玩拱桥劈腿一字马,饮食男女像味精,任何新闻不一定只有sexy,却不可以完全没有sexy;大专学院的传媒科系不会这么教导学生,但,奇怪地,入职之后的传媒新鲜人很快便会学懂并自动入闸。此乃香港精神的醒目与灵活,好得很。

(传自香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