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若芬:虚拟女友真结婚

上善若水

本来可能作为“演习”和女性交往的游戏程序,因为设计出了理想的心仪对象,使人移情,宛若真的是她的男朋友。

这是一款2009年9月日本发售的DS平台恋爱模拟游戏机,为了避免有商业广告的嫌疑,我用它的中文名字“爱相随”称呼它。

和所有“养成”型的游戏一样,“爱相随”主要诉求的是玩家和游戏主角的互动,特别的是,彼此建立的不是主从的关系,而是从朋友“过关”成为情侣。

游戏里有三位个性不同、爱好不同、年龄相仿,模样可爱的高中女生,被塑造成日本“国民女友”的代表。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类型和其中一位“交往”。一般的情形是,玩家是男性,一台游戏机“追求”一名女主角。玩家的积极、主动、活跃、掌握时间,是在设置的期限内达成目标的基本要求。至于游戏的“完胜”,是两人的“告白”,“告白”之后“热恋”,那么,“热恋”之后呢?

2016年3月发生的两件科技史上的大事,标志着人类文明朝向更广阔的前景发展。一件是围棋人工智能“AlphaGo”以4比1战胜了世界顶尖的韩国棋手李世石;另一件是北京清华大学语音与语言实验中心人工智能“薇薇”的旧体诗制作通过图灵测试,与真人的作品难以分辨。我在《薇薇作诗》一文里,谈了电脑程序写作白话诗、格律诗的例子;日本的人工智能还会写小说呢。(2016年4月23日《联合早报》)。

经过20余年网络社交媒介的多元拓展,以及2016年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科学家指出:2017年的世界,除了真实的社会人际关系,我们还可能有网络上亦真亦虚的人际关系,以及带有人工智能内涵的机械逐渐进入我们的生活,因而产生的“人机关系”。

要说“人机关系”,“爱相随”,和所有喜欢“养成”型游戏的玩家,早就习以为常,而且乐在其中了。况且,“爱相随”“养”的不是玩具似的电子鸡,而是能和“男朋友”交谈沟通的“女朋友”。它的人脸识别功能,能在开机时让“女朋友”呼唤“男朋友”的名字。和现实即时同步的内建时钟和感应器,让两人处在相同的时间、地点、季节、气候中,利用文字和语音对话,达到拟真的交谈。“女朋友”的娇美温柔声音,很令人心情暖和。向她提出约会的请求,去箱根、热海浪漫旅行,一点点越来越亲密的接触,见她羞红了双颊,怎不教人怜惜疼爱?

结果,在“爱相随”上市两个月后,一名代号SAL9000的男生,迅速追求到他的“女朋友”宁宁,甚且求婚成功!他可能是第一位和电子虚拟女友结婚的男生,他们在关岛度蜜月,在东京工业大学举行婚礼,由神父证婚。游戏机另外两名宁宁的“闺蜜”也出席观礼。“新郎”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这是真实的爱情,相信的人会懂的。

三年后,2012年11月,另一个和“爱相随”里的“女朋友”相恋的男生,境遇就大不相同。他和真实女友结婚,婚礼上,新娘用一把锤子当场击碎了丈夫的虚拟女友!震惊、无语,新郎放声大哭!网民几乎一面倒同情这名痛失女友的男生,指责新娘的任性和“自私”。

有意思的是,有消息指出,这场毙命丈夫的虚拟女友的婚礼是条假新闻,或者说,是一场戏。先别指责伪造新闻,SAL9000和宁宁结婚的“仪式”,不也是对外人来看,一场比戏更荒诞的闹剧吗?

日本的动漫美女往往有着水汪汪的大眼,锥形脸,天真无辜的表情,身材却凹凸有致,组合出违和的性感。本来可能作为“演习”和女性交往的游戏程序,因为设计出了理想的心仪对象,使人移情,宛若真的是她的男朋友。玩家能够在培养情感的过程里全然掌控,满足求爱的欲望。更要紧的是,这是把自己作为文本,融入两人的恋曲中。游戏机里的记录,也是人生的记录;敲毁了游戏机,等于杀死了虚拟女友,也杀死了那个热恋中的自己。

韩国导演郭在容的电影《我的机器人女友》里,最经典的一幕,是机器人女友告诉男主角“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心”。

“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心”,“人机关系”中最体贴的情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