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萱:猛犸复活记

我不兴奋,只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猛犸复活?猛犸不复活?我只要大象就够了。

“猛犸复活记”听上去很像一部骗小孩的学校假期电影,像侏罗纪世纪那一类的有恐龙和现代形体的人类在一起跑来跑去。不必是专家,稍有常识的人会知道,恐龙存在的年代,世界上并没有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女人类。人类进化到略具最高灵长类的年代,恐龙一族已经“全家死绝”了。

此外,像我一样对猛犸大感兴趣的也不要太早兴奋,因为“复活”只是预告:美国哈佛大学的遗传学教授乔治·屈泽和他的一支研究大军,宣布他们过去两年中对猛犸遗骸进行精密研究实验,极有把握在未来(无法确定的)数年时间,令一头猛犸重现在世人眼前。

因为我不是科学家或动物学家,我觉得说“猛犸复活” 较有人情味。实际上,如果真的培育再造成功,就是“克隆”猛犸。

生活在70万年前的猛犸,据说约在3500至4500年前完全从地球表面消失。但是,由于它们的活动地域遍及北半球寒冷地段,在北美洲和亚洲的西伯利亚等地多处,都曾发掘出完整的猛犸尸骸,甚至自地表1000英尺以下寻得从表皮到内脏一应俱全的猛犸遗体。根据这些冰冻木乃伊的资料,猛犸体积并不比今天我们所见的非洲和亚洲大象更高大,它们的一般标准是超过2米高但极少达到3米半;我曾在南非比勒陀利亚的博物馆瞻仰过记录中非洲最大只的象王“阿里”,单单它一个“站在那里”就占据了整个展厅。

记得这伟大的标本身高4米,真正庞然大物,神色如生,令人望而生畏。象王阿里也是至今“象史”上最大的大象,没有“最大的其中之一”这种胡说。

就亲族论,猛犸可称是“大象的堂哥”;这是乔治·屈泽扬言有把握的据点。自2015年以来,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找到它们从15增加到45个的共同基因素体,经过精细的分类,用以植入一只大象的胚胎。为求使可能出世的新生世代猛犸更具有猛犸的生理特点,乔治将大胆尝试不用活着的大象代母,而采用人工制造的科学子宫直接孕育猛犸胎儿。

猛犸复活梦我感觉很难抱太大期望,因为成年猛犸的牙可长达5米,比身体长得多,是其最大特征,只是这一点便足以令面世新作渐渐呈现功亏一篑之相。这结论需要耗费多少年的时间,所投注的研究成本,将对动物遗传学有何建设贡献?再者,这项成绩对人类医学、生物进化上又是否有所得益,都是其真实意义所在。

也有其他美国学者抱存疑态度,“这到底是不是我们应该致力研究的范畴”,主要是因为科技和现有的条件,可以用来拯救保护目前濒临灭绝的物种,而不是去挽回一种早已不存在的动物。况且,做出来的绝不可能是100%猛犸。

这一点,我不必是个专家也已知道了。我不相信尖顶聪明的乔治·屈泽会不知道。也许,专家的生存意义在于能够博一博令大名流传千古,竟可能与达尔文或爱因斯坦平起平坐了。

所以,我不兴奋,只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猛犸复活?猛犸不复活?我只要大象就够了。

想想……我们小人物真是幸福快乐。

又再一想,不好!今日美国盛行新闻造假,万一我读到的大学研究什么的内容或者是假的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