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情

自来水管铺设到我们的小村庄那年,新加坡独立。我记忆匣子里收藏着的时光片断,有邻居阿嬷持着官府函件来找母亲,盼我替她解惑的画面。那一份她不曾见过的水电单,全是英文,让她忐忑。这封洋文信件,对我这毛头小子,也是压力。为了面子,我还是硬着头皮拿下这活,匆匆回房借助字典,拼凑出自己也无十全把握的信息,返回客厅,把单子里的重要内容相告,提醒阿嬷该缴的费用,误时会遭罚。交上答卷,如释重负。老阿嬷知悉了内容,给我道谢点赞,这是少不更事的年头,自来水给我带来的小小虚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