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启基:亚洲感悟

两人就在旅游中找到自己的事业前景和梦想方向,有了强力的内在提升。是为“亚洲感悟”。

生而为人,有出发就有到达。到达也者,无非外在脚程和内在脑力的追求和完成。而无论内外,旅程有远近,成就有高低。最近网上流行的一句流行热词,“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高晓松)

说的也许是对旅游一事的文学形容。开高走高,而且就由“诗”和“远方”来引领。有没有风马牛不相及之嫌?个人的理解:两者全部架构在一个非实存的位置,是个令人无限遐想的美丽世界。

诗有其好坏,远方有其远近。这样的人生定位,人人都可以追求和实现。诗是一种费尽心思的创作,远方可以通过旅游来渐次完成。如此说来,诗和远方就是出发,就是完成。有人可以用一生一世来切入,有人却把时间缩短到一生中的某个阶段。据说,“诗和远方”的提法,已经成为大批中国70后、80后青年的永远梦想追求。

其实,讲到最能创造“诗和远方”的明显案例,还不得不提到美国的科技奇人乔布斯(Steven Jobs)和现在当红的“网络文化”(Cyberculture)发言人和观察家凯文·凯利(Kevin Kelly)。上一世纪七八十年代,两人同样在历史悠久,文化、宗教丰富的亚洲,获得了极高层次的精神感悟。

乔布斯前往印度和日本修行;凯利去了台湾畅游居住。两人就在旅游中找到自己的事业前景和梦想方向,有了强力的内在提升。是为“亚洲感悟”。

最后两人提出影响世界的看法和见解。那可绝不是简单的圆梦、疗伤和放空、购物、享受、吃喝之旅。旅游是为了改变自己和世界。旅游绝不苟且玩忽逃避,浪费金钱、时间和精力。

分而述之。当年的嬉皮士乔布斯,非常热衷于探究事物的真理与本质,从而萌生出宗教、技术发明和企业之间交合作用如何可以改变世界的想法。

他去了印度,看到该国许多社会外在表层无法改变的根本现实,必须回返更深的内在十里八里,转而接触佛教禅宗,一度还打算到日本福井县永平寺出家为僧。

他后来拜在加利福尼亚州禅中心僧人乙川弘文门下,在创建电脑新品牌NeXT时,精神导师就是乙川,从而萌生出“技术发明和企业也许更能改变世界的想法”。他奉行“简约才是最雅”的发明信条,发现剔除一切冗余的装饰,认清本质与简洁的重要性。

至于凯利,也许和乔布斯同期,他有了八年的亚洲之行,“我的旅行从来没有为我带来经济上的收益,但是我也没有真的希望它们能够如此。我更将它们视为我的高等教育。而这是一种最便宜的教育方式。”

亚洲之行,从香港、台湾开始。再到日本、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印度。在每个国家至少呆上两个月,也曾多次到访印度和台湾。

在提到自己的“诗和远方”时,他说:“20岁时,我没有去读大学,而是选择了周游世界,直到现在,我仍然阅读大量书籍,争取和智慧人物接触、交谈。”

亚洲之行,让他相信,“不可能”的事也会在70年代的亚洲发生,例如互联网、万维网,以及维基百科等等。喜欢摄影的他,出版了《亚洲的优雅》摄影集,影像展示了亚洲的特质和传统,是书只印3万本,并很快售罄。

亚洲的旅游和感悟,改变了上述两人的一生和整个世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