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我的新书

朋友们听到我新书即将面世的消息,都很感兴趣,发电邮寄短信,询问新书的书名、出版社及内容,我一一回应。

写作廿多年,创作了3000多篇专栏、短篇小说和访问稿,但我只有《妖孽柳梦兰》和《牡丹风流》两本书,另一本以英文撰写的《国泰电影五十周年》,我负责第八章,写国泰总裁陆运涛到香港开天辟地,准备建立国泰影城,跟邵氏老总邵逸夫展开大竞赛的电影史。

我在出版公司工作四年,很清楚印刷新书的成本和各项细节,但一直都没遇上有缘人跟我携手合作,新书遥遥无期。偶然,联络玲子传媒的老板兼总编辑林得楠,提出出版新书的建议,他竟然回复我的电邮,乐意跟我洽商。

我和林得楠大哥开始构思新书,以“灿烂星河”“人间事”“才华横溢”和“创意空间”为四大组合,文稿源自我为早报、晚报及新明日报撰写的专栏,但每篇都加以修改及减缩,更加精简易读。

林大哥问我书名,我脑袋空空,茫然无措,于是请教好友吴韦材,他是位大作家,背包走天涯之外,还创立利智出版社,出版他自己、周洛伦大哥、蔡深江和我的书本,《妖孽柳梦兰》和《牡丹风流》就是利智出版社的作品。韦材想了想,建议采用《红尘好》为书名,说读者熟悉那个名字,一看封面,就知道是我的新书。

我向韦材致谢,把他的建议转告林大哥,林大哥说加几个字,书名更画龙点睛,他和编辑组商量,最后决定用《红尘好,活着更好》作为新书的书名,跟封面那只美丽的鸟儿,排在一起。

那只鸟儿,是韦材的摄影杰作,他背着摄影机,在世界各地拍人拍景,也拍摄动物飞禽,在决定采用鸟儿为封面之前,他考虑六张花卉的照片,每张各具特色,不过鸟儿一飞来,就抢尽风头。

书名和封面之外,韦材还为《红尘好,活着更好》写序,追忆过去58年我们的友谊,他说我们的个性完全不同,但从来没变过。犹记得我们在公教小学一年级时,上午班中间有个休息时段,休息钟一响,我就跑到照顾我的外婆身边,乖乖吃她煮的午饭。韦材则从课室冲向篮球场,跟顽皮的男生玩警察捉贼,上课钟响,才满身大汗,冲向为他准备午饭的老佣人,打开饭盒拼命吞,老佣人给他气坏,怒火冲天拼命骂,他才懒得理会,吃饱了冲回课室,继续上课。

《红尘好,活着更好》汇集旧人旧事,我怀念过去,怀念久违的好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