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向上看,向下看

风起了

即使欢乐有时,相聚有时,但樱花年年盛开,人生还是充满希望与期待。

樱花应该是向上看还是向下看最美呢?上周到东京新宿皇苑,站在樱花树下忽然沉迷上这个课题。

每年三月底四月初是日本关东地区樱花季节。今年东京的樱花满开日期是4月3日,也就是清明节的前一天,满开时间一直维持到12日,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想同时体验东京和京都的樱花季节,一般清明节前后7天会碰到花期,除非碰到极端天气,只好感叹天有不测之风云。

樱花盛开美景不是日本独有。美国的华盛顿、台湾的阳明山公园、韩国由南至北都有赏樱路线,甚至岛国的滨海湾花园也尝试人工培植。但作为一个凝聚民族的文化活动,日本社会“花见”(日语hanami,即赏花的意思)确实非常独特。再加上商家们致力打造樱花经济,餐饮和零售结合旅游业者在这段期间推出各式各样樱花季节限定商品,不用到公园赏樱,餐桌上、商店橱窗也有粉红菲菲的陶醉气息。

其实日本的国花是菊花,但樱花在日本社会的影响力却享有国花般地位。从宗教思想到流行文化,以致二战时期的军国主义都借樱花意象传达对人生境界的向往与追求。樱花花期短暂,开得最灿烂时也意味着它们即将凋零,随风飘散。也因为生命如此脆弱易逝,凸显出樱花寒风中盛开的坚毅与壮烈。

不过,一般外来游客欣赏樱花多数没有想这么多,而且赏花耐心比樱花绽放时间还匆匆。上周我到新宿皇苑赏樱。公园开门时间是早上9时,但半小时前大门已聚集了游人,开门前五分钟就形成了三条人龙接受保安检查随身包包(预防游人携带酒精饮料入园)。这三条人龙在我中午离开时变得更加长。这还是距离樱花满开的前三天。满开时期排队入场场面壮观,有一年现场见识过——只见人头攒动,看不到队形前方尽头。

公园里赏花的游人,按照行为表现大致分三类人。第一类是外国游客——踏着游大观园的节奏,看到绽放的樱花树兴奋地按手机相机快门,或者排着队轮候最佳摄像角度自拍入镜;第二类是摄影玩家,背着长镜头,胸有成竹直达目标地点,像射击猎物一样瞄准发射。第三类人则是当地人(我猜),他们多数成群结伴,带了防水的野餐帆布席和食物饮料,找一棵花开正美的樱花树,合力在树下张开帆布席,举办私人野餐聚会。

自从多年前见识过新宿皇苑人山人海的场面,我便不再考虑挑战另一个赏樱人气景点上野公园,而改跑比较冷门的赏樱地点。有时碰到小区的公园,看到人们在樱花树下喝酒,看书,大人和小朋友玩游戏,倒觉得这才是赏樱的理想状态。

东京市中心外的社区公园在樱花季节,夜晚仍是灯火通明。人们在公园里野餐聚会,公园还有社区志愿保安人员站岗,预防有人借酒装疯,大闹宴席。

这次我在黄昏时分到吉祥寺社区内的井之头公园散步。园内多数樱花树还在半开花状态,但已召唤很多人,年轻与中年人参半,席地野餐,酒精助兴,很多人大声说话聊天,气氛闹哄哄。

中国古代诗人认为“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一场樱花宴席便成全这四者。宾客抱着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的觉悟赴约,即使欢乐有时,相聚有时,但樱花年年盛开,人生还是充满希望与期待。

回到文章开头,樱花到底是向上看还是向下看哪个角度最美呢?停下脚步,感受风在吹佛,光线在移动。小朋友追逐花瓣纷飞。小鸟穿梭在花海觅食。身心融进此景此刻。随心而动才能接近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