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泥水匠

自在言

当年做建筑师时,外墙流行贴面砖,老总带着去工地选样,厂家贴出样板墙,天光云影、间隔排列、填缝材料,很多细节影响面砖上墙后的色彩表现。后来考注册建筑师,有一门科目是建筑施工,必须掌握各种施工验收规范,死记烂背,联想下工地的心得,答题如有神助,顺利过关。执业实践中学到的知识,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职业训练了敏锐的眼光和审慎的品味,然而,建筑师执画笔握鼠标的手,何曾沾灰弄泥?

寓居东京两年,领略日本人的尊匠尚艺,DIY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回返狮城,计划提升家居,改造一下内阳台,在这个角落,虽然偶尔抬头望向窗外,能欣赏到日落霞光,大部分时光,只是个洗衣的乏味空间。想要整面的马赛克墙,蓝白相间的晶晶亮,水波涟漪的模样。

心动即行动。上下左右测量墙面积,上网挑选拼色入眼的马赛克,按着规格尺寸计算,留足施工损耗,采购适量片数。又买了既可贴面亦可抹缝的多功能粘合剂,入了涂抹的刮刀和填缝的抹刀。打印出施工指南,只有六幅简单图解,剩下全靠现场发挥。建筑师的热血重燃,跃跃欲试。

自告奋勇和泥抹墙,原以为跟和面团差不多,真要下手时,还有点傻眼:先放粉还是水?粉与水的比例是多少?寥寥几字的施工说明,实在无法答疑解惑。边搅拌边念叨,课本上怎么没说和泥这么费力?慢慢掌握技巧,看着粉与水逐渐融合,泥浆呈现出浑圆的姿态,可以挂板却不会流淌时,便是适宜浓度。

用刮刀取泥抹墙,发现让泥浆上墙不是件容易事,尤其是犄角旮旯处。想起小时候见过泥水匠一手托板一手糊墙的情景,找出块小木板,将泥浆倒在板上,靠近要涂抹的墙面,刮刀便能轻松取泥上墙。马赛克贴面需要有纹理的结合面,刮刀两面带锯齿,在墙上左旋右转,舞出各种神妙的图案,颇有挥洒作画的感觉。

粘贴马赛克是件精细活,便交给OS负责。将马赛克按照实际贴面尺寸修剪,在地上排出图案,计划粘贴顺序,趁着泥墙湿润,从最显眼的部位开始贴,将收头留在不起眼处,控制片与片之间的留缝宽度,确保通缝连贯,最后以小木锤轻轻敲打收紧。待粘合剂略干,以斜角在马赛克表面涂抹泥浆,将其挤压进缝隙,自然干燥收缩后,以湿布擦拭马赛克表面,洁净光亮的墙面渐渐浮现。

周末的一日泥水匠,曲膝弯腰伸臂转腕,加上狮城的温度湿度,对于日日安坐的脑力劳动者,无疑是冰火两重天的挑战。看着内阳台换了一副新面孔,玻璃马赛克墙映衬着微妙光影,OS幽幽来了句:“要是贴游泳池怎么办?”还好是蜗居!

行行出状元,行行皆不易。泥水匠的活,常被视为粗工,亲手实践,才能了解匠师是无上尊崇的称号,要做到智力、心力、体力的完美结合,平凡如此的工作都是一场人生修炼。

笔心

亲手实践,才能了解匠师是无上尊崇的称号,要做到智力、心力、体力的完美结合,平凡如此的工作都是一场人生修炼。

——陈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