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爱情

曾有一位朋友,从家乡负笈槟城,大学是求知识的殿堂,那期间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高峰期。朋友也认识了一个女生,从相知到相恋,四年的大学生涯,也让恋情成熟,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朋友开心的安排女方到家乡拜会父母。女方自小在城里长大,第一次躬临乡下的住所。旅途包括海陆空,包括了以小舢舨当渡轮过河,一些看似简单的行程,在外人却是惊心动魄。简单的舢舨宽约一米多,七八米长,须横渡几十米阔的河流。当地人可以推着脚踏车,背着包包,带着其他物件,很简单的使用渡轮服务。外人踏上舢舨,顿感摇晃,好像要掉入水里,这时,得蹲下身来把重心压低,让舢舨平衡。过河的感觉太恐怖,一步一惊心。行行复行行,最后过了一段羊肠小径,好不容易才抵达男方的父母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