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阿勒颇

是先有旅行,还是旅行文章?这问题似乎不难回答,但其实我在尚未去阿勒颇旅行的时候,就已经在大学作文课里写过这座沧桑古城。我虚构了一次旅行,一场富有异国情调的回忆。或许因此才种下了旅行的种子,在10年后才发芽。最美好的旅行,总是在想象中,期待和未知,把目的地变得性感而神秘。有时候,亲临现场,发现一切和你所想象的不同,还不比在无边的幻想中精彩。这种旅行,用神游来形容颇为贴切。

一些城市,你看一眼,就决定离开后会再回来,叙利亚最大城市阿勒颇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地方。阿勒颇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商旅重镇,古城迷宫般的小街道尽是买卖,在古城正中央则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城堡,被无数清真寺的宣礼塔包围着,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已经干枯了的护城河有20米深30米宽,让城堡看起来像一座牢不可破的孤岛。城堡的防御功能十分强大,通过长长的阶梯就能进入七拐八弯的走道,这是军事建筑特有的功能,能延缓入侵者的进攻步履。为了抵御基督徒,清真教徒于3世纪开始建造阿勒颇城堡,然而现存的建筑则大多是12世纪建造和加固的。城堡内宛若一座城市的规模,共有澡堂、清真寺、王宫、剧场等遗址,现在城墙边上则设有咖啡馆,在这里,游客能眺望到阿勒颇漂亮的全景。

然而如果你最近在媒体上看见阿勒颇,纵使相逢应不识,现在的阿勒颇布满了难以痊愈的伤口。在长达六年,至今依旧硝烟未消的叙利亚内战中,阿勒颇受到的破坏最为严重。在二战前随着夫婿到叙利亚进行考古挖掘的阿加莎,最有名的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就是在阿勒颇的酒店里写的,这个幽默的女作家曾经出版过一本讲述旅居叙利亚的旅游随笔《说吧,叙利亚》,记录了当地的风土民情,阿加莎在书里富有感情地写着:真主保佑,让我再回到那片土地,保佑我爱的一切都不会从世间消失。这或许不只是作家的告白,还是一则告别的预言。

笔心:最美好的旅行,总是在想象中,期待和未知,把目的地变得性感而神秘。——叶孝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