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剪西装及其他

早前杨凡在《明周》一口气写了三期亦舒,如常把笔下人物赞得一朵花似的,芬芳的芬芳灿烂的灿烂,还特邀法国才女法兰索娃莎冈客串饰演绿叶,某女士说身在加拿大的倪小姐读了应该老怀大慰,专爱泼冷水的我马上善意提醒:这倒未必,第一篇尾段不是写女作家情到浓时“仿效林黛剪西装”吗?那么暴戾那么不环保的行为艺术,当事人大概不希望几十年后仍然被津津乐道吧?某女士打个哈哈怪我杞人忧天,喟叹现代人不但记忆短路而且不求甚解,根本不会留意点水的蜻蜓漾起了涟漪。啊,当然言之成理,就连嗜明星八卦如命的资深影迷,乍听四届影后那一笔,不是问了一句“剪的是什么人的西装”,获得实牙实齿的答案后,昔日关于严俊的传闻才一幕一幕在脑海浮现吗?好奇心偏弱或者生得太迟的读者,不察觉邵氏影城对开的醋海曾经翻波,丝毫不值得大惊小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