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法国的春色

咖啡座

绿色基因潜伏体内,永远在召唤大自然,走近它,拥抱它。

原以为今年错过春天,没想到在法国遇上了。四月中旬受邀到第九届法国隆河酒乡品尝大会(Decouvertes en Vallee du Rhone),从南到北,品酒行程安排紧密,一路春的气息跟随着我。

在巴黎,前往跳蚤市场路上,一株粉红樱花树迎面而来,让我停步。啊,所有日本春季赏樱的美好时光霎间复返。粉嫩嫩的花瓣令人无由地柔软。玛黑区古董店周日没营业,幸好有个广场聚集几株粉樱树,樱花随鸟翅动纷纷落,我还以为是风的杰作,流连许久。不能离去的是其中一株樱花树下长凳上睡袋包裹的流浪汉。

从巴黎往亚维农的高速列车上,窗外景色春意盎然,黄澄澄的油菜花田、雪白的梨花树,风吹草低见牛羊,一派乡居景象,那种经常出现在油画里,现代武陵人以为一进去就是桃花源不想出来的画面。

常听人说亚维农有多美,但我没什么时间可以在镇上乱溜。第一场品尝大会在亚维农的教皇宫殿举行,气势磅礴,真是品酒的绝好场地。酒庄主各不相让要在教皇宫殿举行品酒会,在古迹梯阶也铺了红地毯。南部隆河红酒的色泽呈深樱桃色,品了吐,吐了品,中途休息,去场外赏一赏那窗口的装饰、宫檐的特色。午饭后外头日光灿灿,我难忍诱惑,带着酒杯在台阶上晒了回太阳暖了身,游客如织。

为什么亚维农的苍天大树长得那么好?我在有百年历史的酒店举行的品酒会场,手杯轻晃,玻璃窗外的大树以葱郁撩拨我,这是春天最鲜明最炽热的颜色。如果我是画家,该怎样描绘那一棵棵数层楼高老树的粗砺腰围、喷泉石的青苔藓?想起塞纳河畔,刚好锁路举行跑歩活动,一个个健身儿跑过绿油油的河水。绿色基因潜伏体内,永远在召唤大自然,走近它,拥抱它。

终于有机会驱车上到隆河北部的埃米塔日河谷山顶,眼下河谷一览无遗,周围葡萄园有机种植,生机勃发,随处可见希拉葡萄藤旁的野菊花、红罂粟花及不知名的野花。猛烈阳光下,向小教堂干一杯白葡萄酒,鹅肝腊肠乳酪牛肉三文治的午餐太棒了。活着不就该多晒一晒春阳吹一回春风?那么简单。

老树的新芽、淡紫的丁香、团锦的绣球花、一池春水的天鹅,法国的春天气息在小镇散发,在在令人失神。就在靠近里昂,地偏的克莱枫丹地区酒店三公顷方圆地内,17世纪府邸与300年老树园林里,浓缩这一季的春意。紫荆花与木兰花突如其来,地上松果夹带白野花,天气好得可以一大清晨游园看天鹅孔雀家禽,园内荡秋千,坐在户外帐篷下赏色。

曼妙的春色,季节的交替,蔓延到莫内的油画布上。巴黎橘园美术馆两个展厅的八幅巨幅睡莲画卷,以光影色彩捕捉春夏秋冬、日出日落的睡莲,漫不经心或猛然一撇,莲叶花朵水面如梦似幻,似真还假。河畔的垂柳轻拂,睡莲忽现又隐,贴墙离墙游走其间,在心田慢慢滋生一方莲塘,有相无相如影随形无边无际。不用去纪薇尼花园了,一切已在莫内画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