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爷

1988年走访厦门,北京友人介绍其堂侄当地陪。年轻人姓杨,一个常跑厦门的山东汉子。说他汉子有点夸张,硕壮但一脸斯文,没有水泊梁山传人的粗犷嘴脸。问他吃什么饭的?倒爷。倒爷?原来改革开放后,他跑单帮常到厦门办货,人熟地也熟。那次见面,他正等候两个满载百事七喜的集装箱进港,不必开柜,绕个弯转个单就直送东北大连。如何转绕?他不肯说。一起混了两天,他的船货迟迟没消息,我们继续走路坐车逛街吃饭。奇怪?他左手老是紧抱着一个帆布袋,不嫌累?多问几次终于瞧到袋中的奥秘,一捆捆厚厚残红色淡味浓的人民币纸钞。他说吃倒爷这行饭,买低卖高绝对银货两讫,闻不到钞票味道,卖方不接电话不骂人,绝对见钱眼开的生意。倒爷俗称二道贩子,个体户干的活,我只是少见多怪罢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