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的歌

我爱听歌,虽然听来听去就那么几个心爱的老歌手,讲得好听就是专一,其实缺乏探索精神而且口味偏窄,看见朋友活到老学到老,从茶道到花道,从印度raga到日本尺八,每一样都认真深究而且自得其乐,教我深深觉得但又坦然接受自己有多么懒。

四月初他从京都捎来Kishori Amonker病逝的消息,轻描淡写一如往常,哀悼偶像的方式就是深夜时分躺在旅馆榻榻米上重温她的作品。我们两人各自在不同的城市遥遥感念同一把声音,感触心境都不一样,我知道我对Kishori Amonker,始终只停留在一个门外汉的爱上,所以获悉她离开了我们,我一点也不难过,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谢谢她给这个骚动而喧哗的世界带来那么动人的声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