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诗歌朗诵

岁月如歌

小时候听广播剧,经常被故事中的情节牵扯,迷糊得分不清现实与念对白人的真实身份,总以为箱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必然是故事中的主角,为他感伤、为他兴奋。后来长大,见闻广了,知道真相以后,童稚的遐想幻灭,再听,已少了许多趣味。

后来,不知道是生活有太多娱乐的选择,还是念对白的人才渐渐凋零,广播剧,没有了。没有广播剧的日子,无痛无痒,马照跑,舞照跳,人们似乎不曾因为它的消亡而有所缺憾。

甚至,记得十多年前有一回,朋友的餐厅被借用来办一场讲演观摩会,我当晚竟然被演讲人字正腔圆的中文、表情、腔调给笑出泪来,最后还因为忍不住笑,放弃观摩跑了出去不敢再回来。直到十几年后,碰上了一些事、一些人,才有点明白为什么当晚我会笑得那么失态。

开年时在李宁强的《心田无疆》发布会上,听到李荣德先生临时被邀请上台朗诵作者的一首诗。诗名忘了,但诗的意境却被那饱满的感情嗓音给牢牢扣住,久久不能忘怀。不是说见过世面了吗?不是说这门艺术已吸引不了人了吗?不是曾经因为它的抑扬顿挫而笑翻了吗?怎么这一回,我竟如此轻易地给触动了?也就在那一天,萌起了一个想法:我一定要把朗诵融进我的音乐诗集里,我不介意走回一条被遗弃的旧时路。

进入录音室前一个星期,在“文学四月天”的庆典上再次听到荣德为大会朗诵诗词,再次深深感受到语言的迷人魅力;那充满内涵的诗句,通过充满画面的朗诵,一下子就把整个活动提升到一个更高远的文学层次。精彩!听着听着,有点纳闷:为什么这么精湛的本地语音人才,没有被充分利用?

录音当天,在控制室听着棚内荣德以非常自然的节奏,委婉起伏的语调朗诵着笔者的歌词,神奇地发现自己写的词在他的口里竟然有些水准起来。过后几天,在工作室反复剪辑朗诵录音时,不得不承认:学术修养、感情经验、生活体悟都与这门艺术息息相关。原来平躺着的诗词,一经适当的扶立,是多么的优美有力量。我为着走回优雅的旧时路而兴奋,我为着让诗词立体而有感不虚此行。在聒噪虚浮的时代听荣德的朗诵,有点心急:这么美妙的艺术,后继有人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