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时间到

白驹过隙,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时间有许多代名词,也有诸多形象化的生动比喻。我们似乎执意要跑在时间的前面,抢先代之发言:时间到了,时间不够,时间还早,时间太晚……

虽然已过了求学阶段,有时我仍会发噩梦,梦见自己还未填写完作答卷,老师却在我耳边喊道:“时间到!”作答时,一发现时间不够,方才明了一寸光阴实比一寸金还珍贵稀有。而我只能埋首振笔疾书,一字不漏地把背书的内容尽吐出来。三番几次,老师都因我的字体过于潦草,不易辨识而狠狠地直接先扣掉10分。我只能万分无奈地猜想,如果时间会写字,大概也会像我一样——写草书吧!

前阵子,我读了台湾作家廖玉蕙收录于《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什么》一书的面簿po文,其中一则提到她为先生没有紧追故事的后续发展而几乎抓狂。一向寡言的先生难得滔滔不绝地叙述了美国作家赛珍珠(Pearl S. Buck)的小说《母亲》的精彩情节,竟在一个决定性的节骨眼上停住。原来,他并没有看完最后的三四页,只因“睡觉时间到了”而严守纪律,依时关灯就寝。

有些人好整以暇地顺应时间的流逝,有些人则试图与时间拔河角力。我一看到定居美国的台湾作家张让的新书《拦截时间的方法:手记书》,就被书名吸引住了。究竟有什么奇方妙法可以拦阻时间呢?张让在书中剖析了对时间的感知:“无时无刻不在时间里,时间却是最难想象的。除了以变化做指标,不知道怎么想象时间。创作之外,不知道怎么拦截时间。”

我总是一而再地犯下同样的错误——以为时间未到,一切还来得及。等到我蓦然回首,才发现应该抓紧时间珍惜的人事,并未留在灯火阑珊处,而这样的领悟总是晚了一步。“时间到”的当头一棒究竟要拿走、收回什么?是芳华正茂的流金年华?是一尘不染的心灵花园?还是尚未写完答案的人生考卷?当时间到了,我们能否毅然从混沌的困境中破茧而出?

我以为无情的时间是一堵牢不可破的墙,百般阻隔了欢聚团圆。多少的眼泪却无法像孟姜女哭倒长城八百里,终究推不倒时间所筑起的隔阂。于是,苏轼《蝶恋花·春景》的“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只能以“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终结。我们何时是围墙里边欢笑的人儿,何时变成怅然若失的墙外行人,唯有时间能揭晓谜底。老友K说,自从她的妹妹出国深造,时间的警钟都是由她来敲响的。每次在机场送行,K的父母依依不舍地与妹妹话别,而她只能一直紧盯着时间,见缝插针,铁下心提醒:“登机时间到了!该入闸门了。”

每当感慨美好的时光无法留驻,李商隐《登乐游原》的名句就会在我脑海里勾勒出一幅诗情画意的景象:“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与其直白地指出“时间到”,这岂不是最委婉迂回的描绘?聚散有时,爱恨有时,圆缺有时,生死有时……既然无法摆脱人世间的缱绻情丝,我们除了指望后会有期,还能说什么?如果我们能召唤时间,而时间会说话,想必它立马朗声宣告:“时间,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