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婉娜:谈天

人到中年,发现能谈天的人越来越少了。所谓的“能谈”,就是话题接踵而来,一个接一个。交谈时,时而同意对方的论点,时而也会抬杠。气氛可以和谐,心情也可以亢奋。然而,不管怎么样,完全不伤和气。

最近,到国外公干,有幸与朋友和她的老同学相聚吃饭,把酒言欢!席上的两人,都是生意人。他们长途跋涉抵达友人和我公干的城市,就是为了和老同学相聚。我这个“蹭”饭吃,“蹭”酒喝的,就这样,和他们对上!我们几个岁数加起来快200岁的数人,吃饭、喝酒、闲聊。我们谈政治、谈教育、谈理想、谈过去、谈将来,谈遍所有能谈的。虽然头次见面,陌生感一下就散。我们吃着上海的东坡肉,喝上四川的五粮液,论述新加坡的教育,谈起中国的发展!四个国籍、性别和工作性质不一样的中年人,那晚高谈阔论,杯酒言欢。这种欢快,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体验了。

其实不是自己要求高,而是觉得这个年龄,找个能说能谈的,越发困难。找个人谈,不是就如买件衣服、吃餐饭那么容易。人,经历了越多,会发现要求越提越高。要求与其说提高了,倒不如说是变得不随便。我们“不随便”把感想无尽分享,因为不知对方会不会有同感。我们“不随便”把心里的情感赤裸公开,因为不知对方值不值得信任。这种担心和纠结,造成我们对“谈话”的人,要求过高,过于理想化。结果,因为自己把门槛提高了,“进门”的也少了。

当然,也不是说自己就不和人谈。不少人,只是我们生命里的“谈话”过客。谈的,很泛、很一般。可能就天气、饮食、路况等。“过客”如何变“常客”,接受在个人。很喜欢看过的一句话:有些人,是生命中的过客,却是记忆里的常客。

出差的那一夜,遇上的那两位新知,就对上这句话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