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饥饿

我问朋友,认为人类在怎样的状态下,才显示出最残忍的一面。我以为他会说,抛弃孩子的时候,与父母闹上法庭的时候,执行酷刑的时候。他却说:饥饿的时候。

饥饿,动植物两界无法抛甩脱离的事实。就连长年静坐的出家人,也得依靠浓缩压制的药丸维生。他说李安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就能很好地诠释挨饿时,动物所显露出来残忍的一面。最后的虎,饿得数次企图杀死Pi。

金庸的《连城诀》在我很小的时候读过,也只有一段记得深刻,花铁干吃他结拜兄弟尸体的那段。这让我震惊,挨饿时,怎样的道德底线都无法避免变得苍白无力。小时候住在祖父家,翁山将军与其他少数民族签署《彬龙协议》争取和平自由的一个小镇,掸邦彬龙。那时的路上就看见有人卖小孩子,祖父说没有钱用,女儿就卖掉。倒不知是真是假,也没有去证实过,却让我害怕了好一段时间,吵着母亲回抹谷去住,怨恨自己不是男孩。

有些饿时做的事是无奈之中流露出理性的。我还喜欢看老舍的《茶馆》。一家茶馆的兴衰,展现出了人们的起起落落。其中一段老农人卖女儿给老太监。辛苦,压迫,却又无法与饥饿抗争。

当然还有些挨饿的人又让人觉得无法理解,前几日一个黑人向我要钱,我刚好没有现金。他穿得很旧,说饿,问我如果没有现金,可不可以给他买个三文治。我转回商场,看见面包档,就买了一大包葡萄干面包,以为这样他可以存放两天,就不用挨两天饿。我蛮乐意地走去门口,不想他一见,就摇头说他不吃这个东西!我问为何,他坚决不要。我想不明白,三文治和面包之间的差别;我更想不明白,他为何能在饥饿的情况下,还拒绝食物。人到了饥不择食的时候,已经是太饿了。饿得无法思考,只有饿。他的行为,只是在选择他喜欢的,他想要的。我想,他是不太饿吧!只好带着面包,遗憾离开。

其实在任何形式下,残忍都以任何状态存在。谁能说台湾那位不久前自杀的林奕含,她的遭遇不是残忍的?十来岁就陷入魔爪之中,无力挣脱,又不得不屈从残忍的现实之下。

(传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