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累人生活

那个男屋主很年轻,最多三十多。看见我们来,也没打算穿上衣服,打了招呼后叫我们自便,然后赤裸着上身在乱七八糟的客厅内继续动作生硬地烫那堆得像座山一样高的衣服。

另一对屋主夫妇简直懒得理我们,开了门之后继续回到桌前毫无欢容地教孩子做功课。屋内最显眼的也是一堆未处理的衣物,就搁在客厅沙发上,和小孩的玩具、作业、课本、书包,以及鞋子一起覆盖了屋子原该有的活力。他们的卧房才叫人吃惊,几乎没有可走动的空间,睡床左右连接着两张小小的桌子,挤了两台桌面电脑和两台笔电。我原以为自己也是零空间的睡房已经很经典,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

周末陪友人去看房子,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累人生活的现实空间。都是转售组屋,屋龄不超过十年,几乎都是年轻的第一屋主。照理房子不老,主人年轻,应该还有朝气,但这些房子内弥漫着一股“累气”,越看越累。看了第三间之后,终于看出那叫现实。

品味很个人,每个人的能力不同,装修得美不美有无格调,就不说了,让我忘不了的是这些待售房子囤积的累的气息。都一样的,就算窗户打开有阳光照入,仍掩盖不了一股阴暗的昏沉。有间房子一进门就可看出主人当初花了不少心思布置和装修,全屋以黑灰为主要色调,连厨房的灯罩都是黑的,屋内还有一些运动用品,如脚踏车和哑铃等。但你看得出主人早已无心继续经营,后来为小孩添购的桌椅以粉色入侵,多年来小孩在家里各处贴的贴纸成为主要装饰。厨房的油迹和碗碟,与客厅的杂物一样多,浴室内塞满四处乱放的各种冲凉洗衣用的东西。在客厅一角还有看来已多月没换过水,里头有一两条苟延残喘的金鱼的鱼缸。

再看看屋主,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言过其实,就是没有欢颜,累。当你看见奶粉罐和各种药物(大多是止痛药)毫不客气也一点都不掩饰地同时出现在餐桌上,你知道生活给了这些年轻夫妇多少压力。

我想一般人的情况都很类似,起初为了理想满怀热忱,拼了命努力,一些基本的目标达到后开始组织家庭,渐渐看清现实,开始明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种种生活重压下维持对原来生活的热爱。很多事情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当生活不再是一个人或两个人的事,最初的梦无法继续单纯。就像在职场,总有高低起落,一旦风光不再,你不会再有心去做什么额外付出,多说多做都无益,梦和理想自有新人延续,继续呆着不过是为了生活。所以职场上总有一批看来很累也确实很累的人,像那些年轻屋主,不再掌控生活,而是被生活掌控。

可见生活真累人,尤其当我看那些年轻屋主在卧房中张挂的结婚照,对比站在我面前的“真人”,十年光景判若两人,他们会否也有点小失望?我只能提醒自己不要被生活打败,被压着都不行,所以那天回家后即刻整理房间,尝试扫掉房间的累气,扫掉累人的生活。

笔心:当生活不再是一个人或两个人的事,最初的梦无法继续单纯。——吴庆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