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徒步忆案

每回徒步,义务领队郭永发在解说所经之处的“来世今生”时,偶尔会笑着问我,有什么“故事”要补充。

或许是三句不离本行,或许是中了意外新闻的“毒”太深,我总会想起采访过的事件,其实,我在挑战我的记忆。

就如近日徒步的路线,从加东购物中心开始,途经锡兰路140多年历史的印度庙、加东小红屋、前加东奥迪安、乐斯戏院,还有郑万源公司,以及将要消失、据传是昭南时代杀人场的惹兰培本,然后是福建会馆,终点是华友园;沿途勾起的记忆,丝缕未断。

少年时代没踏足过加东一带,因为这里当时是“富人区”,面对加东海边的“吃风楼”林立。70年代初进了报界,成了“拍拖胜地”的加东,发生了劫杀等罪案,才开始“认识”这一区。

最熟悉是经常“光顾”的旧如切警署,云昌海当署长的时代,我进出自如。他是个工作狂,半夜三更也不忘拨电给我“爆料”。印象最深的是,他调任水警警署署长时,有一回凌晨联络他查证一起独家刑案,聊开方知他刚办完他父亲的后事回家,可是,他还是很快回复我的查询,那份情谊,铭记在心。

如切警署搬去勿洛改名之后,咫尺之遥竟然成为了按摩院,春色无边,招来警方取缔。后来那一带辟成了饮食天地,老香港即烘即卖的蛋挞,代替了红屋的蛋糕,成为了我的新宠。

抵达东海岸路与史蒂尔路交界的加油站,豪雨突至。坐在咖啡店内饮茶避雨,雨帘之中,想起1974年底发生的汽车爆炸案。车内三名被指为左派分子的男子,一个当场炸死,一个重伤送院,一个负伤爬出车外找傅树介医生医伤,结果把对方也牵扯进来。警方在现场起获一枚手榴弹,两枚土制炸弹,除此,还有多幅写上偏激口号的抗议布条。

当时,警方透露,三人是准备到南洋鞋厂放置炸弹,目标是鞋厂老板,没想到土制炸弹提前爆炸,还好加油站未遭波及,否则,死伤不止此数。警方后来查明死者是马来西亚人,曾经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伤者是个新加坡成衣商,原属左倾组织的要员,有安置土制炸弹被捕的前科。

我与同事在中央医院等候采访成衣商之际,还与某敏感单位的警官过了几招,那位新进的同事可被吓得脸青唇白,半晌说不出话来……成衣商则在两周后不治。

一转眼,已经是33年前的往事了。

hoyuenrick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