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车 定位系统

打开手掌上的卫星定位系统,让红色的锥形定位我与我在地图上的位置,让地图定位我与我的身份,让身份定位我双眼看出去的世界。在大学讲堂里的我,在线地图为我戴了方帽,方帽之下错综复杂的走道与路线汇集在暗示讲堂的四方形符号,这些符号重新组织了我可能的身份,虽然现实与推测可能完全相反。

与我同时存在于地图上的,还有高密度重叠的脚踏车,这些失足的脚踏车被停放在各种可能与不可能到达的位置。我开始喜欢在城市中追踪这些脚踏车停放的位置与丛聚的地点,可能是公车站旁边的围栏,或是河滨步道的尽头;也有可能是天桥下光与影的交界,亦或是杳无人烟的顶楼停车场中央。这些样貌相似的脚踏车,仿佛凭空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安静地停放在每一次短程旅途的终点,记录着用户与它之间最后一次互动。有些脚踏车被巧妙且细心地停放;有些则仿佛被粗鲁的舍弃。那些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离开了脚踏车呢?是匆匆忙忙赶赴迟到的约会?是一边抹着艳阳下的汗,扇动背包下湿濡的衣裳,一边小心地将脚踏车停放在树荫遮盖的围栏,然后进行下一次的旅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