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澳洲 创口贴的生活

我心我愬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几天,顺利混入以北的葡萄园里充当“黑工”,这是非法的举动也是他人口中不明智的尝试,笨女人没有提倡,但笨女人写的文章就像写日记一般。写不写由我,读者该读不该读随你,那是我的日记我的回忆,也是我的日常。

在这小小果园里,每每凌晨5时许就陆续有人起床备餐准备包装葡萄,7时许所有人都准备就绪,大伙儿推着小推车到果园开始采摘葡萄。

笨女人第一次看见圆滚滚一大颗一大颗成串的葡萄挂着细藤上,那透光的紫红色果实犹如琉璃般悬挂,甚是漂亮。眼前的这一切都很新鲜,不是葡萄新鲜,而是眼界新鲜。

笨女人发现她会拿笔,也拿锄头,却不会拿剪刀。

左手捧着一大串葡萄,右手剪刀须要挑剪走那些色泽不美还有干枯的葡萄,于是,这一刀落下才发现那刚以为脏兮兮有点干枯的的葡萄原来是自己的手指头,就这样又添了一道血痕。

左手被剪得伤痕累累,每每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渐渐地分不清是葡萄的果汁还是自己的鲜血在淌。

在这里,我受到很多外乡人的关照,估摸着,兴许大家都看在我只是一个人,所以对我特别照顾,吃的用的还有来不及准备的,他们都一一替我打点,尤其是我左手上,一副副一张张的创口贴。

他们对我说,受伤已习以为常,等长茧就不怕疼了。

他们还对我说,我一个人来到这里很是勇敢。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不怕疼,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比他们勇敢。

他们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离乡背井,忍受着这里的夏季,适应着这里的冬夜。

而我只是来这葡萄园匆匆一瞥,像只花蝴蝶在不同的花瓣停留片刻,轻舞飞扬转了一圈,而他们则是为了片片花瓣默默奉献。

如果说,生活是一种选择,那么,态度便是一种方式。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进行自己的选择。

当你想批评他人生活方式的时候,扪心自问是否还记得家里的创口贴放在哪了?

你可能遗忘自己上一次受伤是什么时候了,甚至也不记得药箱的创口贴买了有多久,但有些人却随身携带。

在这里的生活很真实,有痛有血有泪,分享的创口贴,往往是你最需要的刹那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