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剧场走来

梁海彬是“八方”最年轻的作者,尽管他也30出头了。这些年,我们出版了很多本地著名作家的书,像周粲、韩山元、林高、黄孟文、刘培芳、尤今、孙爱玲、吴韦材、柯思仁、梁文福、杨君伟等等,再年轻一辈几乎就缺席了。如果没有新一辈作家接棒,谈何文学的传承?出版社当然有责任推出新人。

30上下的本地写作人,我关注了四五个,综合考量,最终选择梁海彬的《房间絮语》打头炮。海彬的才华与他的品格相匹配,踏踏实实,不急不躁,这样的状态非常好,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我也了解到有的年轻作者恃才傲物,但若才气“窜出”他的学养或控制力,就不是一件好事了。文学背后站着一个人,海彬根基牢、站得稳,他的灵动也是藏在平稳之中的。他《铁塔》一文的结尾是这样的:“当那位妇人在细细读着碑文时,一只松鼠悄悄地从她后面小心翼翼地跳过。”他明白松鼠的介入,让画面一下子活了。我也喜欢他那篇《如果冬天,一条夏虫》,朴实中带点自我调侃,也体现了南洋少年独特的敏锐感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