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硕宛:包上糖衣的砒霜

学生阿平在小的时候,为了避免挨妈妈的打,他总是会制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掩盖错误。日子一久,阿平发现这套方法根本行不通,因为他常常忘记,他当初是用了哪一个谎言来掩饰哪一个谎言。谎言盖谎言的方式,让阿豪一再破绽百出,受了不少皮肉之苦。

这样的童年,使阿平养成了说谎的惯性,更让他对母亲产生一股莫名的厌恶,他们母子的关系,会因为一点小事起冲突,一发不可收拾。因为阿平到新加坡上中学,所以,我才有机会辅导他,也有机会与他的母亲分享与年轻人相处之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