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再见樟宜尾

此再见非彼再见,好久没回来,甚少回去樟宜尾。我认识樟宜尾的时候它已是个大军营,青少年的好多时光都在樟宜尾度过,父亲在樟宜游泳俱乐部里经营餐饮生意,叔叔在樟宜高尔夫球俱乐部里开餐厅,表姨丈在樟宜尾拥有一家西式咖啡厅,表姐开了家小店,更远的亲戚开了间露天酒吧小吃店,表叔公开了间理发店。除了周末要去游泳俱乐部帮忙,有空的时候就骑着脚踏车去找表姐谈谈天,去餐厅里找叔叔试试他的手艺,去表叔公店里把头发剪短,去海里捞虾,或再骑远一点到海滩躲在树影下看飞机近距离降落。那时候的樟宜机场已经很繁忙,和宁静的樟宜尾相映成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