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草间弥生

文字泡面

女儿投我所好,父亲节那天安排一道参观草间弥生画展。美术馆里的购票队伍很长很长,我这才知道草间在本地市场有如此的吸引力。参观完毕到小卖部探看,利用草间作品制成的纪念品,几乎卖个精光,服务员说补货几天就到,有兴趣可以预定。

艺术要流通,还是要商业力量推波助澜。草间弥生的圆点南瓜与高档时尚品牌LV合作之后,她的人气高飙上几层楼,追求时尚的人都知道草间弥生,知道世间有个喜欢张扬着红彤彤清汤挂面发型的日本老妇人,耄耋之年还有左右潮流的能耐。乌节路ION店门口立着一个亮面的银底黑点大南瓜,在紫蓝灯光的衬托下还真吸睛。圆点南瓜成了草间的标签,时间应该还要更早一些——日本出版家福武总一郎买下了直岛,把它发展成艺术之岛,草间弥生受邀在这大地创作,她的超大型圆点南瓜迅速成了直岛地标。

草间熟悉南瓜,可能与她童年家里的种植有关,但她的南瓜到了一些美术老师手里,可能不及格,因为颜色不对。她在直岛上的两个大南瓜,一个藤黄,一个绛红,外表还带着众多大小不一的黑色圆点,南瓜并不长成这样。这两个南瓜都坐落海边,红色的就在码头边上,红南瓜开了几个圆洞,游客可以入内探出头来拍照,娱乐效果添加几分,艺术味道掉落两成。黄色的那个,在一片安详宁静的沙滩上,对望朦胧多层次的隔岸远山,海音低吟,黄色带点的南瓜抚慰着草间惊恐的内心。

几十年来,世人给了草间“原生艺术、超现实主义”等等前卫的高帽,她却说自己只是个“精神病艺术家”。她很直白,不掩饰,因为她十岁就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幻觉、幻听不时出现,宇宙间种种奇怪的声音和狰狞的画面不断向她扑来。她的空间,平常人无法理解,而她的自疗方式就是把幻象变成画面,脑里幻象的无数黑点,被勾勒成多元的无限之网,几何图形般,呈现一个抽象的美学世界。她的世界如此缤纷,画面叫你赞叹,但你未必能理解,因为草间的艺术创作,离不开她的精神状态。她失去精神健康,老天爷给了她这点补偿。

这回展览现场有好几个镜屋,必须排队等候入内,其中一个限制每人进去只能观看20秒钟。草间在镜屋里创造的装置艺术,有强烈的魔幻感,折射多元的空间、绚烂缤纷的光影,让你观赏后走出现场,目眩之余,想着这位88岁的老妇人,40年前从纽约回到日本,就一直住在精神疗养院,白天到不远处的工作室作画,用不断重复的黑点意象来释放形影相随的恐惧。画作就是草间弥生幻觉的投影,却给凡人带来全新的感觉,她娱乐着众生,不在乎自己的精神残缺。

笔心

她的世界如此缤纷,画面叫你赞叹,但你未必能理解,因为草间的艺术创作,离不开她的精神状态。

           ——周维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