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糟

从学校到家的路途总是特别长,窄窄的小巷蜿蜒着向粉红色日落之处延伸过去,两旁的独栋洋房锈色缓缓如泪痕刻入白色的瓷砖外墙。我想起稍早美术课时老师介绍的《呐喊》,当大家都看到了孟克笔下那呐喊的人,我只专注在那人背后延伸至落日穷尽之处的长桥,桥上两团不知名的人影,诡异至极。想到这里,眼前的巷弄仿佛也像是条乌黑的长桥,桥的对岸是家,或那个有母亲的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