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读者

我与赛马结缘,起于阅读报章;与报章打交道,始于四年级班主任和我们讲苏联的加加林坐飞船上天,成了世界第一位太空人的消息,老师鼓励我们到校园里的阅报处看报纸,了解更多详情,我才惊觉原来报纸上有“好多嘢睇”,便对它友善了。

由于读报,知道了有赛马版,没由来就啃着里头的信息,明白了要赛马就得有骑师、练马师、晨操之类的玩意,就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可以让人债台高筑的赌马,直到有一天父亲发现我阅读马版,轻描淡写用方言说:读这些“不益事”,就走开。我无法解读当年何以乐此不疲阅读马版,可能精神饥饿?当时的练马师里,至今对E布洛根、R布洛根和S布洛根还存有记忆。当时只是纳闷,干吗骑师与练马师以洋人居多?还有那一串眼花缭乱的马名,“偶然、小酒馆”固然浪漫,“扭转乾坤、神出鬼没”却很怪趣,进了脑也就是个人的语文资本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