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还不够,还不够

蒋勋在《微尘众》说:“华人的色彩学已经垮掉,现在是把西方的学问翻译过来,一知半解。”原则上很有道理,但悲观的我不能完全同意——请你放眼看看街头巷尾,哪有半分学问的踪迹?反而常常令人怀疑色盲不是那么稀有的症候,别说色彩配搭了,就连把一种颜色穿在身上,也在色阶上踩了个空,所以十多二十年前潮人流行由头到脚穿黑,纵使嫌造作,到底还是值得鼓励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