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悉尼 浪途

我心我愬

在澳大利亚数月,多亏海外朋友收留,让我能省下住宿费之余,也让我有机会体验沿海一带生活。她住在Warriewood,一个离悉尼市中心有30公里的地方。

住在背山靠海的房子是我这穷游背包客不敢痴心妄想的归宿,打开房门步行不到两三公里便是Warriewood Beach,多么诱人的生活环境。虽是冬季,冷飕飕的海风让我紧抱着外套,但我这笨女人真不想浪费每一天能在沙滩漫步的契机。

在悉尼这段日子,是我背包旅游生涯中,最安逸的一次。朋友除了提供住宿,还天天下厨烹饪她的拿手好菜给我吃,我简直像是饭来张口的寄生虫。

距离归期越来越近,我甚至一度想改机票,继续留下来耍赖。

昨天是粉色的朝霞,闪亮的星空;今天是蓝天白云,月色朦脓;明天呢?我期待着……

平日里,朋友去上班,我便独自搭乘巴士到最远的海滩看灯塔,拍照,野餐。有时候则是巴士停哪儿,我就随意下车随心走。反正任何一个角落我都不曾来过,处处新鲜,到哪儿都是我专属的景点。

那一天,我从市中心回程,但我没停在朋友住处,反而随着巴士L90一路开往Avalon Beach。这天的风很大,天边隐约浮现一道彩虹,想必天空刚下过一阵短暂的雨。我错过了那场雨,但我没有错过与彩虹的相遇。

我站在公路崖边找寻着能抵达沙滩的捷径,不料却意外地发现,海上集聚了很多冲浪者。我改变了主意,决定站在高处俯瞰冲浪者的英姿。

大人小孩各撑着颜色彩绘独特的冲浪板,像是一面代表着自己的旗帜,飘在海上霸占一席。茫茫大海,冲浪者似乎都知道自己的去向,浪从哪儿来,板就从哪儿划去。冲浪者知道,大浪来袭,不是伏下,就是站立,总有一个大浪由自己驾驭。

每一波打在冲浪者身上的浪潮也同时打醒不肯面对的自己。

不是悉尼让我感到安逸而迟迟不想离去,而是,我知道我这一次回去将一切从零,重新找工作,重新去适应。

如果冲浪者期待的是风平浪静,那么他们和一片随波逐流的落叶无异。如果我期待的是一成不变的生活环境,当初我就不必走出去。

我差点忘记,我一直在自己的人生玩着冲浪游戏。

笔心:如果冲浪者期待的是风平浪静,那么他们和一片随波逐流的落叶无异。 ——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