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烟花与细水长流

在所有生命状态中,树是唯一不迁徙不远行,不跑不跳不谙加速的生命体。它将储备的能量点点滴滴缓缓释放,所以能细水长流。

我们先是为通向酒店的竹林步道着了迷。短短100米左右的步道,两旁修竹成荫,业主巧妙将左右翠竹的末梢系紧,形成了荫翳拱廊。清迈盛夏的日光从竹叶间筛落,我们缓慢前行, 如同接受绿光的洗礼。

酒店在旧城区,以罗望子树命名,就叫Tamarind Village,姑且译成罗望子聚落。白墙乌瓦的泰式仿古建筑,低矮的屋檐垂挂着铜铃,几朵白瓣黄芯的缅栀子花飘落在乌瓦,倒也清雅。员工介绍说,酒店历史不长,只有15年,房舍虽古色古香,都不是老建筑。然酒店毕竟坐落于历史古城,园地内最具历史价值的,有两口古井,再来就是几株老树。其中的老罗望子树,树龄已有200多年,开发时业主用心加以保护,让老树继续见证古城的历史轨迹,也成就了酒店的品牌脉络。

员工引我们到一旁的庭院,果然草地上一棵硕大粗壮的巨树巍峨挺立,树冠郁郁蔚然,自身俨然就是一个宇宙。低矮的房舍绕着大树显得谦卑而低调,我们都只能抬头仰望,在这老罗望子的宇宙里,我们都只是浩瀚岁月的一抹沙砾。

接下来数日,我在不同时段从不同角度,试图以镜头捕捉大树的风姿,心想着定要画一幅大树的图。但总不敢贸然动笔,一直到回国两周后才画了这一幅。

世间最迷人的莫过于大树。我一直为大树动辄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生命力惊叹不已。它们原地拔起,一辈子不曾远离,就安安分分驻守一隅,也不贪也不争,只一心一意向着天空靠近。它们是怎么做到的?

后来我想,或许是树都无心吧?树若有心,那也是一颗专注的心;树心无旁骛,才能少了不必要的牵挂与计较,所以能天长地久。

又或许是树都安静不动吧?在所有生命状态中,树是唯一不迁徙不远行,不跑不跳不谙加速的生命体。它将储备的能量点点滴滴缓缓释放,所以能细水长流。

那天应百力果之邀,出席他们配合国家图书馆“阅读节”而举办的导读会。导读的正是我的绘本《寻找》。导读活动安排得非常用心,不但将绘本精心巧妙地编排成赏心悦目的舞台剧,还有老师的导读分享。有一名老师围绕着“寻找”的主题,谈起和某小朋友的对话,大意是说人生如何选择,是活得精彩但短暂好一些,还是无趣但漫长更理想?

那小朋友选择活得精彩,命多长反倒无所谓。我想这应是多数人的选择吧?的确,烟花在瞬间迸发全部生命能量,绽放成璀璨夺目的光芒,一切虽短暂,却也无怨无悔。这是一种生命状态的选择。大树则悄然无息地扎根原地,默默吸收日光的呵护与雨水的滋润,没有掠夺没有争斗没有征服,只有实实在在地扎稳根基,用耐心与毅力长成参天之姿。这也是另一种生命状态的选择。

任何生命状态,都有其迷人与不迷人之处。选择激情就得习惯大起大落的跌宕,选择养晦就得接受默默无闻的平淡。而且,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生命的状态选择了我们,你或许渴望轰轰烈烈的刹那灿烂,但你不一定就能如愿成为火树银花。如果你注定只是一棵安静不动的树,当他人的光芒都已征服了全世界,你只能一寸一寸悄然地生长,你又该如何呢?

我们改变不了生命状态,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去面对。我们要看到烟花冷却后的落寞,我们也要看到细水长流汇聚成参天大树的伟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