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生命的季节

第一次在墨城与它邂逅,不禁驻足端倪:怎么有那么一棵贫瘠的小树?   孤立在院子中央,直径约七公分的主干撑起一条条下垂的软枝干。每条软枝只有稀稀落落的零星叶子,近乎光秃。    天起凉风时,软枝干就随风摇曳。当冬雨落下,枝桠的末梢凝聚了一滴滴的雨珠,仿佛含在眼眶里的泪珠!从远距离看,宛如垂头丧气、披头散发的幽怨女郎。对比院子里其他繁茂的树木,更显其清癯萧瑟。因此,我擅自称它为“哀伤树”。后来翻查资料才知道它是樱花的种类之一,“枝垂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