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病室里的课堂

哇,我的马赛地(Mercedes)车又来接我了!”这位每走一步都艰辛的病人,看到社区医院的义工再次把轮椅推到她的床边要带她去参加活动节目时,以这么一句开朗的话迎接义工。

这样的心理健康简直就是一级棒。她的阳光心态太有感染力了,让我这义工马上觉得当天不论需要服务多少位病人,我都会有足够的干劲与力气把工作做好。

每周一次到这家社区医院,主要的任务是帮忙指定病房里的一些病人坐上轮椅,推她们到楼下参加活动,过后将她们送回病房。往往这“接送”之间就有机会直接间接学习到各种功课。 是的,说是当义工来服务她们,但一些病人常无意中成了我们的老师,病室也成了我们的课室。

有一次,推了轮椅到一位老人的床边时,看到她并非准备办出院手续但却已换上便服,不禁问她要到那里去。原来她的女儿正准备带她到原先动手术的医院去复诊。隔壁床位的病人插话,说她们母女很相像。

“其实我不是她亲生的;她是养我的妈。”中年女儿微笑说明。

“你们不知道我这个养女多么有孝。别人的亲生女儿都没有她这么有孝。”老人家用福建话踏实又心满意足地称赞女儿。母女俩一脸灿烂的笑容散发了一室的温馨。

有时候也会遇到让人感到心酸的事。一直不能忘记,一次走进病房时,感受到空气是异常的冰冷,几位年长病人都半坐在床上,一个个垂头无语。原来一位同室老人刚出院,但她不是回自己的家而是去老人院,而来带她直赴老人院的不是与她同住的儿媳亲人,乃是家人事先安排的陌生救护车人员。

值勤护士对我说老人出院已近一个小时了,但这一群室友的心情尚未缓和过来。我也感到黯然,因为想起之前和那位老人家交谈时她所说的话:“我猜我的媳妇以后要送我去老人院住,不要给我回家了。”

不晓得老人家需要住到老人院的具体原因,但知道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直接被迁到老人院,不免感到唏嘘。没有一双亲人的手牵伴着她同往,这段到老人院的路程有多辛酸啊。

最近“接送”一位满脸微笑的年长者,她一头发亮的银丝发让我想起《圣经》里所说的:“在白发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 由衷地对她说她满头的白发有多好看时,她欣然宣告:“我98了!”

我问她平时和什么人同住。“我是住在xx老人院的,什么都不必挂心。”她一脸笑容地用广东话回答。

祈愿长者们,特别是那些青壮年时走过艰苦岁月的,不论在家或在老人院,都能安享晚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