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最后的结霜桥

7月10日,见证最后的结霜桥的各方人马,络绎不绝,自中午时分到夜幕低垂,从四面八方赶来,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像是不约而同共赴一场什么“盛大”聚会似的。

陷入“重围”的我,挤在横街窄巷之中,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感情。环顾四周,在熙熙攘攘、急急忙忙的脚步声中,有多少是来送别,来“捡宝”?抑或仅仅为了凑热闹?

刹那之间,群众占据了这里每一寸空间。那热情如火的群众,那风雨不改的群众,那忆往念旧的群众,各怀不同的心情,脸上的表情,也不尽相同。

那张写着“从7月11日起道路关闭”的布条,像是催魂的咒语,在诅咒一个传奇地标的结束……

林林总总、琳琅满目的旧货,散发最后的光辉。除此,还有些说不出名堂、也不知作何用途的物件,乱堆在地摊的角落里。

这些旧货像是知道此后再也无栖身之所,因此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静静躺着,任由群众检验翻看。

岁月刻痕极深的多数摊主,早已无心恋栈,一脸无奈,懒洋洋地或坐或躺在椅上或者布床上:有的双眼直瞪天际,是无语问苍天?有的闭目若有所思,只有少数中年的摊主,犹放大喉咙在叫卖,在为他们的“宝贝”,寻找归宿。

然而,识者当宝,不识者当草,观看与凑热闹,拿起相机和手机,记录这历史性一刻的群众,毕竟占了多数。沸腾吵杂的人声,醒狮团震天价响的鼓乐声,本土独有的“发发发”高喊之声,欢腾的气氛掩盖了依依不舍的离愁。

为结霜桥请命者与义工,以宛如“烈士”的精神,破釜沉舟的决心,迎着时代的巨轮,迎着翻土挖地的怪手,拼命在打这最后一仗,这毫无胜算的一仗。明知不可为而为,可嘉的精神,换来群众的喝彩与掌声。

然而,残酷的现实,印证了高官在国会上所言,结霜桥旧货市场的生意逐渐江河日下,盛况大不如前。不过,即使如此,在“关闭”新闻频传到正式宣布的情况下,那里的摊贩居然还能支撑了四五年,这份毅力与耐性,委实不容易啊!

蔡琴的《最后一夜》从播音系统传出,群众随着哼唱,目送默默无语的摊贩,鱼贯推着存货在夜色中渐走渐远时,不少人禁不住泪盈满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