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

她看到,丈夫的身影从山坡底下缓缓地一寸寸沿着斜坡被推拉上来。先是发梢,在烈日下晃动着锐利的光刺眼,褐黑色的面容一点一点浮动着,然后是绿色与黄色横条的马球衫,浸濡了汗水颓败地服帖在轮椅上,让藏在衣服下面的躯体显得好轻,骨干灵空,风吹来仿佛一切都将如鸿毛飞离。她仿佛看到,轮椅背后披着一条粉色毛巾,随风一摆一摆地,上头两只鸳鸯,形影不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