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站在眼泪这一边

追其所见

眼泪是有生命的。我们在自己初试啼声的嚎啕大哭中出世,眼泪流尽了,便在他人万般不舍的无力啜泣中离世。这使人联想到李商隐的名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原是太虚幻境中的绛珠仙草,受神瑛侍者滴水之恩,陪其下凡到人间,就为了还贾宝玉一世的眼泪。当林黛玉把眼泪还完,欠贾宝玉的债亦就此了结。老友K说年轻的时候看悲情电影,总是招惹她哭得梨花带雨。如今过了不惑之年,不知是否已将今生的眼泪几近偿还了,抑或心肠变得像钢铁一般坚硬,K已不再像从前一样,动不动就轻易掉泪。我戏谑地说,可惜K不是韩剧《蓝色海洋的传说》的沈清,追看了煽情催泪的韩剧后,可以把美人鱼眼泪化成的珍珠拿去换钱。K一脸正色地指出,我们淌下的每一滴眼泪可比珍珠珍贵得多,岂能以金钱来衡量或交换?

有一次与同事P在食阁用餐,隔桌的一名大约三四岁的女孩兀自哭闹不休,而她的母亲束手无策,唯有一迳地安抚、哄慰。小女孩哭得唏里哗啦,像是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于是执意要哭到地老天荒。我担心她的眼泪流啊流的,就会流成一条湲湲小河。人情世事无常莫测,有时抽刀断水水更流。好事多虑的我不由得揣想,小女孩不知以后要经历多少淬炼与磨难,才能如宝玉一样彻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这世间只是各人得各人的眼泪而已。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2009年到以色列领取耶路撒冷文学奖,在致词中清楚表明立场:“若要在坚固的高墙与以卵击石的鸡蛋之间作选择,我永远会选择站在鸡蛋那一边。”P坚称他是村上春树最忠实的粉丝,但无法分辨在这混沌不明的世界里,何者为石墙,何者为鸡蛋。于是,他转换了村上春树的说辞,宣称自己永远会选择站在眼泪这一边。家里大大小小的纷争吵架,无论孰是孰非,谁先掉眼泪,P就立马向那边的战线靠拢过去。孟姜女既能哭倒长城八百里,可见眼泪是最强大的武器。看见他人的泪水夺眶而出,P心中砌筑的城墙旋即崩塌倒下,丝毫没有抵御的能力。

眼泪既可伤人,亦可救人。韩剧《49日》讲述一名女子智贤因车祸导致灵魂脱壳而出,必须在49天内找到三滴来自非亲人真心为她而流的眼泪,方能复活。我没想到赚取观众热泪的竟是结局出乎意料的转折。智贤在49天的限期内尽心尽力,终于成功收集到三滴眼泪得以还魂,却在六天后辞世。这三滴泪何其宝贵,予以智贤充足的时间,从容地与挚爱的亲友一一道别。树欲静而风不止,能来得及告别,珍惜眼前与当下,即使说了再见却无法再见,这三滴眼泪使他人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气与动力。

我在为自己和他人而流的眼泪里,打开了封闭已久的心灵之窗,跨过曾经谨守的分界防线。泪水不是脆弱的暴露,亦无须隐藏。若经历了泪水的洗涤,能换取一份释然与超脱,我也和P一样,始终是站在眼泪这一边的。能在有限而不可知的日子里把所欠的眼泪一一偿还,是有情有义的人生赋予我们的一种慈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