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你要的永恒

山外山

世事无常,人在无常中不断变化。面对所有无常和变化,一定要永恒,恐怕是一场空。

R不相信永恒的爱情。他害怕爱情。

他说看着父母,总觉得夫妻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母亲喋喋不休漫骂父亲,仿佛希望他早一点离开。R怨母亲,认为母亲本应无悔地为父亲、家庭付出却没有。他站在父亲一边,母亲开口,他顶嘴回骂。

母亲离世,R后悔莫及,觉得自己是不孝子,没有给母亲的生命带来温暖。他嚎哭许久,大病一场。但这没有改变什么,他仍然困在同一个思维里走不出来,没有办法让自己爱谁、信任谁。

看到作家琼瑶在报上提及照顾病重的丈夫很辛苦,他发来短信:这不是一个妻子该做的吗?为什么要埋怨、提辛苦呢?

在他看来,女人不可信,爱情不可信。建立事业以后,他更难相信谁,他说:找一个年轻的妻子,不是让她以后带着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另寻新欢吗?

每一次R说起这些事,我只能听着。

我也是女人。你告诉我这些,大概是要我从女性的角度给你信心吧。但我其实没有办法给你信心,我也不相信永恒的爱情。

他数着周围的父母辈,有谁恩爱到老,几乎没有。至少我们熟悉的,知道内情的夫妻里面,几乎没有。

因为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没有R那样的经历,对爱情和婚姻充满美好的向往,很迅速投入其中,毫无畏惧。R因为找不到他能够百分百信任又疼爱的女人,所以宁可错过爱情和婚姻。“婚姻到头来只是苟且而已吧。”他说。

“你还在想这些,你不是习惯一个人了吗?”

“是吗?我习惯一个人?”他苦笑。

最终,R要寻找的那份完美、永恒的爱情,需要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奇迹吧。

世事无常,人在无常中不断变化。面对所有无常和变化,一定要永恒,恐怕是一场空。

如果幸运,这个人可以和你一起面对无常,一起变化。你们看着彼此,照顾彼此的蜕变,如果最后还认得对方、理解对方,还保持着那个距离,就算永恒了吧。

但是这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勇气呢?至少两人在思维方式、自我寻找、生命本质方面要契合吧,可谁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

所以当R气急败坏、情绪波动地忆当年,或者看到相关课题要我评论的时候,我都不晓得该说什么。只是说:你好像还没走出来。

他说,确实是这样。

我告诉他,作为孩子,我们只要知道父母是那个最爱我们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轮不到我们来插嘴或参与。我们看到的只是表象,父母的内心你又如何走得进去?

如果可以,注入温情吧。父母吵架,母亲不愿意做饭,孩子就带他们出去吃好的,或者给他们一个拥抱,安抚他们的情绪。

轮到R自己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到最后,爱你的人其实很少,屈指可数。如果还需要数的话。

如果幸运,其中就有你的父母。一生爱你的男人和女人,注定有你的父亲和母亲。所以他/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赫然少了一个把你捧在手心的人。

如果你特别幸运,你的丈夫或妻子,或许会是另一个一辈子爱你的人。但是所有的爱,都是附带条件的。

如果你不断折磨父母,让他们对你无所可爱,你还是有可能失去他们的爱。如果你不懂得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丈夫好父亲,最终你也可能失去伴侣的爱。如果你不会体恤朋友,他们极可能也会离你而去。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无条件的。

你也不要想带着缺口,以为对方能给予你什么,无论物质或心灵,你自己的缺口没有人能为你填满。

在人世的旅途上,学会做一个饱满的生命个体,尽管多么困难却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的功课。

你看过《失落的一角遇上大O》吗?Shel Silverstein的图册,小时候看的书。一个可怜的三角在寻找能够容纳自己的形状,他遇到很多不同的形状,但没有一个能够成全他。它们都带着一身的缺口和棱角在寻找。

终于他遇到一个圆满的O。O没有留下来帮助他,只是告诉他你要让自己饱满,滚出自己的生命和人生,不是坐等他人的成全。

三角开始努力,终于变成一个圆满的O。那个时候当他再次与O相遇,他们可以一起旅行,不需要谁成全谁,相伴相知。

要做没有缺口的大圈圈,很难。要重新遇见当年的O,更难。我们都是一个个布满坑坑洞洞的月亮和星星,永远填不满。永远在学习。有各自的轨迹。

所以但愿你找到生命中那颗你愿意面对的,坑坑洞洞的星星。最理想的,当然是两个各自饱满绽放的生命,看着彼此一起变老。真有缘永恒了,那是奇迹出现了,愿望成真了。而至于那些不是的,让它们像流星一样划过吧。何必要求对方给予永恒呢?从一开始,谁也没有把握给谁永恒啊。至少,划过的那一刹那还是美丽的。        (传自威灵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