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史之难

人的生活是事实资讯的百科全书,因人事而通过各种方式留下的资讯则是历史的源头,没有它便没有历史的草稿。

到潮州原乡省亲,触动我写作《我的祖父》一书,追溯祖父的生平事迹。在潮州,祖父那一代亲人中,仅剩101岁的祖父二弟妇老二婶。在新加坡,知晓祖父故事的人也仅剩妈妈与姑姑,以及祖父的妹妹的女儿,她们都80岁上下了。我感到有时间的紧迫感,所以快马加鞭争取时间访问了她们。在她们的忆述中,我拼凑着祖父母,曾祖父母,爸爸,姑姑,老二婶当年在潮州乡里的故事,以及祖父到新加坡以后的生活片段。她们的叙述有前后一致的,有交叠的,也有出入或完全不同的,于是促使我除了疑惑谁的记忆可靠,更开始思考历史如何书写,乃至如何看待书写出来的历史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