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同理心

假日午间逛购物商场,见店员站在各自的货品前,客气又有点疲惫的召唤着走过的可能买主。不以为意的继续溜达,找了家食店吃了些有趣的东西两小时后绕回来,见店员们仍然站在同一处,好奇的问其中一位:你们怎的不坐下来?店员回答:老板不允许坐。

“一整天?”“是的。”

店员再回答。不解追问:“这规矩实行多久了”?“服务业都是这样规定的。”

店员好奇的看着我回答。为了掩饰孤陋寡闻,我装成外国人天真的望着他,心里诅咒:最好能让他老板也来站一站,看看站了八个小时后还会有多少精力招呼零星走过错过的过客?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站着就不会偷懒?坐着就会走失客户?难怪人力短缺,难怪那么多人老来伤了膝盖。

回工作室时,习惯性的将车倒退进小巷,本打算将重物先行卸下后再回头找车位,不料路口已被封闭,告示牌上写着:不准驶入。猜想应该是近日由于越来越多车卸货后,贪方便没移走车子造成交通大阻塞,有关当局在接获无数投诉后,终于今日狠下心一刀砍,直接封锁小巷入口不让进,真是苦了奉公守法的黄先生。正要掉头离去时,一位经常将后巷当成私人停车场的大老板见我嘟着嘴离开,连忙像见着同志般的用飞禽话语调侃道:无脑的政府,人家以后怎么下货?我凝望着飞禽,暗忖:若不是你那辆奔驰整天霸着车道,此处怎么会有如此下场?

新居附近有四个公园,晚间经常会轮流在不同公园里跑步、散步做运动,环境清幽,相当符合养生之道。不料近一年来,最靠近居所的公园每天凌晨六点钟都会准时传来一阵为了健身而发出的“哈哈哈”练功声。妙的是,尽管被吵醒,一年过去还没人投诉,也许此处多为南亚次大陆移民,持有入乡随俗之善念,想到若是投诉成功,这些追求健康生活的练功者将会何去何从?于是选择隐忍不作声,凉夜里为避音也得开空调睡觉,盼只盼有朝一日,能唤醒练功者的同理心:哦!原来睡眠被干扰也是会影响健康的。

交稿前去了一趟结霜桥附近吃鲜美鱼片汤,回程绕过童年的梦幻乐园,见人去道空空。想到明天就要放烟花了,就不知道快一个月没饭开的老街坊们,可还有力气一起唱国歌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