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母亲的味道

一天夜里,离世22多年的母亲来到了梦里。她面容姣好,慈祥温柔;不留一言一语,只是那么眼前一晃,梦就结束了。

不思量,自难忘。这些年如候鸟迁徙般在不同的城市来回川梭,有太多的事物要牵挂,根本无暇想她,更别说梦见她。或许,因为离开职场后时间变多了,脑袋终于腾出空间允许被压抑的思念从记忆的深河里慢慢地浮现,且任由它泛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