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踢到桌子底下

匆匆翻阅年初出版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丛书《群芳谱》,忍不住惨叫一声:可怜的杨凡,竟又被壮烈牺牲了。别以为疏爽的他频频请喝茶请吃饭,我才甘心“做架梁”(编按:粤语,意思是多管闲事)代抱不平,事实上文华咖啡座和马会大排档,这两年已经没有我卑微的身影。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假如这是一本研究武侠片或者贺岁片的专书,作者只字不提任何杨姓导演,谁都不会有异议,然而副题开宗明义挂上“当代香港电影女星”,怎么可以置公认有“美人恩公”清誉的他于罔顾?这就像,盘点港派鲜肉系,遗漏了发掘邓浩光、林伟亮、吴彦祖、尹子维和吴嘉龙的垦荒牛,整顿当地女女或男男光影特区,忽略了《美少年之恋》与《游园惊梦》。娇贵的杨导素来喜欢埋怨影评人对他充满偏见,听多了很难不理解为发酵的自恋自怜,可是照这次迹近“白洗”的情形看,恐怕不完全是捕风捉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